家有高學歷啃老族卻不工作,如何鼓勵他別再靠爸金援?

採訪整理 /葉語容、蔡睿縈  圖像 /PEXELS

瀏覽人數 : 6012

發佈日期 : 2021-03-26
家有高學歷啃老族卻不工作,如何鼓勵他別再靠爸金援?
大環境的經濟難題加重了許多人肩上的負擔,有些父母辛苦了一輩子栽培孩子,就是希望孩子未來至少有能力養活自己、獨立自主;但不知為何,有些念熱門科系、擁有高學歷的資優生,即便擁有令人羨慕的光環,畢業後卻選擇窩在家裡讓父母養,到底他們在適應社會上出了什麼問題?當家裡出現啃老族,父母該怎麼鼓勵他們出去闖一闖,為自己的未來打算?
 

案例故事

怡甄的弟弟柏諭今年30多歲了,是資管系的高材生。從小學業成績一直不負眾望,但在職場上的發展似乎不那麼順利,工作了兩年,換了幾個工作後,對職場生態不太適應,之後漸漸沒有再找工作的企圖,加上父母有退休金,也不需負擔太多照顧的責任,就住在家裡將就過日子。

幾年過去了,家人隱約感覺柏諭一直宅在家,人際的互動愈來愈封閉,想鼓勵他再嘗試找個喜歡的工作投入,保持與社會的互動,同時也增加適應生活的能力及自我成就感,但又怕讓自尊心強的柏諭太有壓力,不知該如何溝通?

因為柏諭從小就很優秀,親戚相聚難免會詢問他目前工作的發展,每到這種時刻,家人都會如坐針氈,趕緊岔開話題,沒有人敢去談論這個問題,也不知道未來還會發生什麼狀況。 

已經結婚的怡甄雖說想幫助弟弟,但自己還要付房貸及照顧孩子,對於「弟弟這麼依賴父母,能依靠到什麼時候?」也感到擔憂,心裡最期待的還是弟弟有一天能覺醒,變成一個能「自食其力,不用再讓家人操心的人」! 
 

專家解析

不要以為這案例只是個案,財團法人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臨床心理師廖怡玲說,自己遇過幾個類似案例,這些個案在家人的安排下前來諮商,但因為並非出於自願,所以大多來了幾次就中斷,並未完全解決問題。她坦言:「個人是否有想要改變的意願,很重要!」
 

★個案心態分析

廖怡玲心理師點出資優生的困境,不少資優生是「順著父母鋪展的人生道路去走」,小時候讀書技巧不錯的他們,人生的前半段都在掌聲中度過,但離開了這個「舒適圈」、進入職場之後,才體會到「高學歷不等於高競爭力」。但過去的生活經驗並沒有學會太多與人相處的技巧,於是在職場適應、團隊合作上容易產生困難,此時的挫折感在往日光環的對比下,殺傷力顯得更強大,就容易產生逃避職場,甚至逃避責任的想法。

父母心裡雖然希望柏諭重回就業市場,能在職場上有所發揮,但看到兒子一直找不到喜歡的工作,為了顧及兒子的面子,只好私下塞錢給他,也埋單他所有的生活開銷,這看似解決了外圍問題,卻沒有觸碰到問題的核心,也間接讓兒子愈來愈沒有自立的動力,並且有一種逃避社會的人生態度。
 

★心理師建議溝通法

這棘手的情況可以解決嗎?是不是要父母承認「孩子只要好好唸書就好」的教育方式是失敗的,才能面對問題,進而鼓勵孩子去思考自己的人生?廖怡玲心理師舉一個英國「野人」的真實例子來說明,在英國曾發現一個在叢林裡被動物養大的男子,長大後才被外界發現而進入文明社會,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之後,他最後仍因難以適應而自殺。

這個極端的例子突顯出,人的心理成長並不是一蹴可及的,也並非看著某個樣版,就能依樣畫葫蘆地「變成」某個樣子,是需要經過個體與社會探索、互動、調適的歷程,如果沒有經過適應的過程,即便在全世界人們眼中都算正常的生活方式,對某個個體來說,也可能適應得很痛苦而想要自殺。

所以,人們在遇到這類啃老族時,最直覺脫口而出的話,像是「你怎麼不看看別人家的XXX,你怎麼……」或是「我造了什麼孽,以前大家都說我兒子多厲害,現在卻……」這類話語對當事人來說都是傷害。

不過,也不是每個個案的情況都這麼極端,有些人的內心深處仍然有著「想成為某種人」的自我實現企圖,或許這類人對於他過去的人生有更多的不滿,情緒表現也可能更激烈,但是所謂「挑貨才是買貨人」,抱怨多的原因,是因為有其他的目標想要實現,因此自救的動力可能也越強。

在這個案例裡,家人想知道柏諭究竟有沒有思考過自己的未來,廖怡玲心理師建議不要用猜的,要很誠懇地與他溝通,在有效的深談之後,即使發現他想要的可能只是在便利商店當店員,過輕鬆的生活就好,家人都不宜評價他的想法,要有這個肚量去尊重他的意願,讓他保有「做自己」的空間。

松德身心科診所諮商心理師張丁升分析,通常在職涯上遇到瓶頸,原因不外乎專業能力及人際適應這兩大問題,柏諭職涯上的瓶頸究竟是什麼,需要再進一步地抽絲剝繭才能釐清。

家人若想要建立溝通管道,至少要有一個與柏諭關係很好的家人,可以開啟溝通的大門;如果沒有,就必須先建立互信的良好關係,才可能慢慢地跟他聊目前對生活的看法,及對未來是否有規劃。

談話的技巧也是一門學問,家人不管講什麼話,都要思考目的是「讓弟弟感受到關心,而不是評論與壓力」,所以家人事前要溝通、調適,做足功課、產生共識,不然很容易演變成「全家公審」的氣氛,反而不利溝通。

如果柏諭願意改變或嘗試,可以求助於擅長職涯規劃的專業人士;如果他仍想繼續過輕鬆的生活,或認為現在只是時機未到,以後自有辦法來自立,那麼旁人對他的影響就有限。張丁升心理師說,只要爸媽不認為繼續塞錢給兒子維生「是個問題」,這個互動模式短時間就很難改變。如果姐姐希望弟弟嘗試自食其力、不再當靠爸族,就必須先與父母溝通清楚。

讓子女獨立的有效做法是「父母必須先停止金錢上的供應」,但在溝通上,父母必須讓孩子感受到這是基於關心、幫助,而非一種遺棄或驅逐,要傳達「我們希望你能自立,所以將(逐漸)減少生活費的資助,讓你試著用自己的方式在社會上獨立。」

在溝通的過程中,建立起真正的互信很重要,如果家人以極端、情緒性的話語來表達,又無法清楚解釋動機,弟弟可能會想「過去父母一直要求我考試考第一,我辛苦了這麼久,現在累了想休息幾年,難道不可以嗎?」事實上,家庭的功能應該是讓幼子可以長成一個獨立、人格成熟的成人,而不一定是考試都要考到第一名,才能在社會上自立,所以重要的是幫助弟弟找到自己真正想做、願意走的路,讓他以這種嶄新的自我面貌活在這個社會中,這才是一個能對人生負責,且有自信的獨立人格。

也就是說,假如父母繼續透過「金援」來掩蓋問題,那麼孩子就難以真正獨立。現在若想改善,父母到頭來還是要學習以前沒做足的功課,才能圓滿這段關係,因此「耐心等待」與「同理心」都是珍貴且不可或缺的。

在這個例子裡,最難的還是父母對自己的檢討與修正失誤,如果不這麼做,父母能金援到什麼時候?即使父母把退休金都給孩子,難道就能真正放心了嗎?
 

文章標籤:

精選文章